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排名 >

波兰电影海报充满着对娱乐产业的挑衅

时间:2018-04-01 19:51:12来源: 作者: 点 击:

 长期以来,海报都是用来表达政治立场、传教,或者向公众传递一些重要信息。近代以前,大多数海报的形式都是我们在古装电视剧里看到的那种一群人挤在城墙下围观的政府告示;直到进入十九世纪,法国人朱尔斯·谢雷特(Jules Cheret)认为,是不是应该把海报画好看点?于是他发明了彩色平版印刷术,海报开始作为一种艺术形式逐渐受到关注,并且巧妙地融入了商业目的,传递广告信息。

 
早期的海报艺术家们很多都是画家,对绘画艺术的崇高追求难免会引发吃不饱饭的危机,文艺工作者们开始把自己的技能运用到平面设计上,比如为生产商设计香槟、啤酒和卷烟的包装,或者为酒吧和夜总会设计招揽客人的带图广告。从此以后,海报既是一种工具,也是一种绘画艺术形式;只是作为艺术而言,海报,在波兰,要比在其他国家的文化中显得更有意义。
 
2.波兰的艺术表现特质:
 
提起波兰有关的绘画作品,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波兰球(如果这个能算作绘画的话)。即使您没听说过 "波兰球" 这三个字,也一定看过些涂着各国国旗的小皮球聚在一起说三道四的贴图,这种源于欧洲论坛的涂鸦艺术已经如今成为各国网友互喷的首选表达方式。
 
如今波兰球的调戏范围已经远远不止波兰
 
波兰球告诉我们,即使最简单的艺术形式也能表达巨大的能量。但艺术家的追求肯定和只会互喷的网友不同,尤其是在波兰这样一个历史深重的国家。
 
实际上,在整个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世界地图上都没有 “波兰” 这个国家,它的领土被俄罗斯、奥地利和普鲁士占据。俄罗斯统治下的华沙是虚拟波兰的经济、贸易中心;在不那么专制的奥地利,克拉科夫很快就成长为文化艺术的摇篮,成为这个不存在国家的文化首都。
 
波兰的近代史就是一部任人瓜分的血泪史。忧伤的波兰艺术家们从克拉科夫中央广场各奔东西,纵然才华横溢如肖邦也曾落魄到教小朋友弹钢琴为生。这些作家、诗人和画家们游历了欧洲,接触了现代主义文化潮流,了解到波兰在漫长的亡国生涯中所经历的悲惨历史,同时也向朱尔斯·谢雷特和亨利·德·图卢兹·劳特里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以及阿尔丰斯·穆夏(Alphonse Mucha)等西方同僚们学习了海报制作这种追求艺术和谋生两全的方式。
 
第一批波兰海报出现于1890年。高雅的艺术家们最初设计的海报也围绕着歌剧、芭蕾舞等高雅艺术展开,后期则渐渐拓展到马戏、展览会、商品广告等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范畴。海报艺术家们的作品非常受欢迎,并且被美术学院和波兰艺术家协会所接纳。海报因此成为了一种艺术形式。
 
 
几百年来,梦里依稀亡国泪,城头变幻大王旗。二战后,波兰在共产主义领导之下,新政府需要传播新美学,使新机构能够被公众接受。抱着这个目标,波兰政府在卢布林市建立了政治宣传海报工作室,艺术家伍德米兹·扎克泽斯基(Wlodzimerz Zakrzewski)成为工作室的负责人。
 
按照这位艺术家的话讲:“政治就像天气,你喜不喜欢都要接受它”。扎克泽斯基在苏联宣传海报模式的基础上引入了波兰化的视觉语言,同时担任了许多非专业海报艺术家的导师。这一经历标志着海报艺术首次在波兰制度化,催生了随之而来的 “波兰海报学校”。
 
随着工业生产的恢复,人民群众的文化需求也逐渐不满足于盯着墙上的政治宣传画发呆。1947年,波兰政府同西方签署了一份引进电影的协议,从此波兰人民有了全新的娱乐方式,波兰的海报艺术家们也迎来了自己的黄金时期。
 
4.电影审查制度成就了波兰电影海报的艺术升华:
 
和其他一切一样,波兰的电影工业也是由国家控制的,电影和海报的发行必须经过审查。斯大林去世后,波兰的政治社会风气变得相对宽松。此时的电影海报仍然需要通过审查委员会,但是已经不能阻止艺术家进一步发展他们的个人风格 —— 不过让波兰电影海报上升为艺术的关键因素却是令人难以预料的:电影审查制度。
 
计划经济时代,波兰电影部门没有票房的压力,设计电影海报仅仅是这些艺术家的政治任务;与之对应的,审查人员也没有足够的审美能力来鉴赏海报的艺术性。所有的审查完全出于意识形态原则:杜绝任何 “西方式” 的宣传,尤其是不能出现代表资产阶级腐化生活的西方电影明星。只要政治上不犯错误,你们这帮搞艺术的把海报弄成什么样子我们不管,能不能吸引观众更无所谓。
 
像英格丽·褒曼这样的大美女绝对不能出现在海报中/《北非谍影》/1942
 
任何有追求的设计师都不会希望自己的海报变成明星大头贴,但残酷的现实表明,电影明星和火爆的背景往往是最能吸引观众的元素 —— 这是商业海报设计师再不情愿也必须遵循的原则。简单点说,好莱坞风格的电影海报主要做的就是怎样摆明星的脸。而波兰电影行业被国家控制的事实最终证明乃因祸得福 —— 在资本主义经济的商业约束之外,海报艺术家们得以充分发挥他们的创意。
 
奥黛丽·赫本那就更不能出现了/《罗马假日》/1953
 
当时的波兰,海报基本上是唯一允许的个人艺术表现形式。如果想成为艺术家,波兰人只能成为专业的海报设计师,这使得他们如此全身心地投入到这项艺术中。电影很快成为了50年代和60年代的伟大海报作品的推动力。
 
一个例子可以看出波兰电影海报的与众不同:在1963年的惊悚电影《群鸟》中,希区柯克的标题被翻译成移动的抽象黑白印刷字,拼出了 “鸟” 这个词。当然,海报的审查人员和设计海报的艺术家都不想解释为什么拖着一串单词从天上飞下来的不是鸟而是一个死亡金属骷髅。
------分隔线----------------------------